新棉花糖 > 古代言情 > 公子威武 > 第0574章 绝对守不住

呼毕力思虑再三,决定调出五万大军回师大兴府,堵住神威军由海河进犯的这一路。他自己亲率各路大军南下大名府与神威军决战。
然而,战况瞬息万变,已经不是他能掌控的了。
神威军西集团在曹友闻和孟珙的协调调动下,总兵力接近二十五万,如此大兵团出动,上到国主曹友闻,下至将军们个个都想吃肉,催动部署快速推进,到处都是神威军的大旗,叫他防不胜防。
史天泽在相州收集到神威军的纵队番号后一看就暗叫大事不好,乖乖不得了,足足有八个纵队上来。
这厮立即督促抢修工事,加固堡垒,心中还侥幸的认为相州城坚墙厚,那城墙基础足足有五丈宽呐,完全能够挡住神威军的炮轰。
哪料神威军围住相州之后立即派出天军猛烈轰炸城里的军营和官署,整个城池很快笼罩在烟雾弥漫之中。
隆德府败将刘长安给他禀报,神威军的天军就是这样轰炸隆德府的,接连炸了三天,军将只有躲进民宅才能侥幸躲过一劫。
然而,军队一旦散入民宅军心就乱了,无良军人再祸害老百姓激起民变,等于是和神威军里应外合,分分钟城池就破啦。
但是今天,赖传芳不给他时间躲进民宅了,直接在西门上用天军清理了城上的守卒,划出五里的禁入区实施强攻,神威军的炮兵在热气球的导引下万炮齐发,步炮协同的神威军分分钟爬上城墙。
史天泽怒了,长剑挥舞叫部下冲过神威军炮兵打出的拦截弹幕增援城上。双方经过一个时辰的血拼拉锯后神威军彻底拿下西门,将城门处的障碍清理的干干净净。
神威军冲进城里和蒙军打起了巷战,城池一旦突破,守军的势气便衰竭大半。赖传芳叫别吝惜火药,将投石机迫击炮搬上城头狠劲的给他炸。
史天泽惊呆了,短时间内他就损失了将近两万的精锐,尸体密密麻麻的堆积在残墙断壁下,残肢断臂填满了一条条街道。
这厮从来没有见过火器如此厉害的军队,立即下令撤退。
幸亏这厮早有计划,队伍很快出了东门一路且战且走的逃去大名府。见到塔擦儿就说准备后撤吧,咱们绝对顶不住。
他给塔擦儿讲:天上全是神威军的天军热气球,几十上百个飞过来铺天盖地的轰炸,地面,他们的投石机足足有几百上千架,迫击炮无数,全是一轮又一轮的齐射,炮弹像冰雹一下落下来,根本就躲不过。
塔擦儿晓得神威军的火器厉害,却没想到发展得如此迅猛。他心有不甘的说呼王爷已经在路上,咱们还是等他来了再做决断。
大名府可是河北南边的门户,丢了,呼王爷就只能领着咱们躲去辽东啦。
那里可是天寒地冻的。
赵玉林跟在杨兴运的后面进入相州,曹友闻和孟巩已经到了。三人一见面就哈哈大笑,老曹一高兴猛的咳嗽起来,孟巩赶紧上去扶着拍他后背。
赵玉林见曹友闻咳嗽的涨红了老脸,关切的问他身体如何?不行就退去开封,这里有他们在就行了。
老曹却是笑着说他要跟着兄弟们搞呼毕力一榔头,那厮在洛阳叫他吃了不少苦头,他必须得找回来。
赵玉林却是认为穷寇莫追,他说咱们一口气夺取了这么多的州县,还需进一步稳固,此战以拿下真定府为限,不宜再做更远的纵深突击。
咱们是步军为主力的作战方式,过于深入敌境作战危险大了。
老曹和他都在麟州的草原上打过一仗,那情形太过凶险,马上赞同他的观点,指示赖传芳抓紧调整部署歼灭残敌,以夺取大名府为目标制定作战计划。
赵玉林说:敌人被咱们全线开花的暴揍一通后脑子糊涂了,不晓得如何组织防御,若是他来领兵,早就大踏步后退了。但是呼毕力会很快清醒过来,他已经下令水师的佯动结束,立即后撤。
孟珙给他竖起大拇指说大善,水师孤军深入,调动敌人即可。
他给赖传芳讲:大名府城高墙厚,城池宽大,敌人会以为易守难攻。咱们为啥要拼命去爬墙?
大名府整个城池建在地势低洼处,咱们可以将左右两条大河的河堤掘开,水淹大名府,叫呼毕力在城里找不到一块干地落脚。
众将恍然大悟,连呼大善。
他说:敌人也不傻,获悉咱们要水淹大名府肯定会拼命出逃。如此,便可抓住战机歼灭敌人。
孟巩笑呵呵的说:那,赵指挥使的水淹大名府也是佯动咯。
赵玉林说:做得越像,敌人越怕。
咋个做?就看赖主帅的啦。
老曹哈哈大笑说他们就不挪窝了,剩下的都交给传芳去办。
赵玉林点点头,对着赖传芳说:放手一搏,将呼毕力打残了撵走。
孟巩招呼他们出去看看这座城池。相州又叫安阳,是殷商文化的发祥地,三国时的曹孟德还在此修建了铜雀台的,三个人结伴巡游相州。
硝烟散去,战士们还在清理、打扫呢。
曹友闻指着城西破破烂烂的钢铁冶炼作坊不屑的说:就那高炉,咋能和翠屏山的精钢作坊相提并论?
赵玉林却说都是好东西呢,到了咱们手里就会焕然一新,铸造出精铁、精钢为我所用。
孟巩笑哈哈的说大善呐,呼毕力肯定不甘心失败,失去大名这个重要的钢铁产地,粮食产区,他犹豫不决的迟迟不走,必然被传芳他们逮住灭了。、
呼毕力这时刚到大名府呢。
这厮听了前线战报后浓密的眉毛拧成了粗黑线。
塔擦儿觉得奇怪了,神威军咋就没上来围住城池呢,难道是府城过大,他们围不住吗?
的确,大名城依着地势而建,只是城墙就有几十里长,肯定够大,还是做过宋朝陪都的城池,城大、人多,有两条河作为障碍据险而守呐。
史天泽差点就要大骂这个傻逼了。
大名城有多大?
还有神威军围不住的?
其中必有蹊跷,或许神威军的前锋已经混进城里了呢。
这些人还在军帐中商议,守城的军校急匆匆跑来报告情况了:城里传出神威军要掘开大河引水淹城,老百姓开始拖家带口逃离城池啦。
“玛德,这招真毒。”史天泽立刻慌了。
呼毕力不以为然的问:水淹城池,可能吗?
大名这么大,能都给淹没了?
史天泽紧张的说:王爷有所不知,别看大名城池宽大,左右都有河流防守,可是这里地势低洼,两侧的河道都高出城池两丈许,更别说高悬于顶的黄河了。新宋军只需截断运河,将黄河水放过来就够咱们喝一壶啦。
大名府啥都不怕,就怕水,天灾年份这里的军民就盯着大运河与漳河的水情呐。
塔擦儿问咋办?
城池真要成了泽国,他的三万骑兵就报废了。这些驰骋草原的勇士在马上威风凛凛,在水上可就弱鸡啦。
他暴吼一声:“杀,把人都杀光,把城池烧了也不留给新宋军。”
史天泽连呼不可,神威军水淹大名,必是天怒人怨,咱们不能做屠城的缺德事,让神威军去遭天谴吧。
这厮的手下大批人马都是本地人,要叫他的人屠城,看到自己的骨肉兄弟眼睁睁被屠杀必然激起哗变,那他还如何带兵?
呼毕力晓得其中的厉害,正在艰难抉择,外面警戒的军将又来报告了,神威军果然在两条河上拦水,运河的水位暴涨,小引河的水位都涨了三尺啦。
神威军绝对要水淹大名府。
塔擦儿对着呼毕力说:三十六计走为上,要走咱就赶紧走,宜早不宜迟。
呼毕力的无奈的说:那就走,能带走的都带走。
逃命,谁都想跑在最前面。
蒙军得令后飞快的打点行装,当天下午就有蒙军骑兵出北门离去。城里的兵痞跑进民宅抢劫,冲进店里打砸,到处都是鸡飞狗跳的一片混乱。
黑暗中一队队身着便装的神威军特战精英出动了,一边逮住兵痞砍杀一边大呼神威军来啦,涨水啦,神威军淹城啦,快跑呀,搞得整个城池人心惶惶。
天还没亮,神威军的水师利用拦蓄的运河深水航道开进大量的战船炮击城门,已经摸进城的特战队里应外合,一番强攻下打开了西门。
神威军在水师炮兵的掩护下像决堤的洪水在城里蔓延,呼毕力在北门看到大势已去,拍马走人。
史天泽见神威军用这个办法攻城也是懵逼了。
原来,神威军不过是吓唬他们的,并非真要做水淹城池的缺德事嘛。
这种事情赵玉林是绝对不允许干的,但是呼毕力和史天泽都百分之千的相信,为啥?
就是因为他们敢干,经常干。
呼毕力顺利的走了大半天,却在三十里外御马营被拦住。
神威军放过蒙军骑兵狠劲儿追击他们的步军,居然将呼王爷这条大鱼也兜在了网里。
呼毕力哪敢大意,下令不顾一切的突围。
神威军正源源不断的飞速赶来,弄不好要被他们包饺子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