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棉花糖 > 仙侠武侠 > 聊斋之后三百年 > 第二百八十四章 寻踪觅敌、登船结缘

“小姐,又在想那个臭男人了?”
阁楼的门扉打开,一个长相清秀的丫鬟走了进来,看着窗户,那个美艳的身影,忍不住一阵心疼。
自从寄出那封信之后,小姐就彻底变了一个人,再也没有月轮境白玉花魁的风采,像是一个望夫石一般,整日眺望远方。
丫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,但一定不是个好东西!
这么漂亮的小姐都能舍弃,真是无情!
莫不是个太监吧!
谁能尝过白玉花魁的滋味,还能分开的?
另外两位小姐的入幕之宾,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。
想到这,丫鬟心中又是一阵不愤。
三位白玉花魁坐镇,却只有自家小姐,形单影只,孤零零一个人,连一个伴都没有。其它两位白玉花魁,都有如意郎君,如胶似漆。
“怎么了玉儿,有什么事吗?”
柳妙芯微微转头,露出一张绝美的容颜,看着丫鬟问道。
“小姐,莫小姐和丁小姐有事唤您。”丫鬟轻声说道。
“好,我这就去!”
柳妙芯微微点头,随即收拢心神,关上窗户,下了阁楼。
虽然心中挂念宁游,但她并未忘记自己此行的职责,一个月轮境的修士莫名失踪,加上之前不见的姑娘,白虎楼依然损失了近十人,且都是上好的纯阴之体,这件事,对白虎楼来说,是个莫大的挑衅。
将儿女私情放在一边,柳妙芯下了阁楼,迈步走进了一间竹林大堂。
青孤山风景秀丽,商业发达,本就是一座销金窟,山中别院无数,俱都出自名家手,建筑典雅幽静,别具一格。
此处大堂,皆由山中绿竹打造,堂前竹影摇动,山风轻流,堂中藤蔓翠绿,颇显幽静。
尤其是堂中竹椅子之上,还坐着两位容颜绝美,身姿婀娜,带着无尽风韵的美人。
其中一人,鹅蛋脸,肤若凝脂,青丝盘起,插金步摇,颇显雍容大气,乃是上上任白玉花魁,莫婉奕,五十年法力。
在其身边的,是莫婉奕的破境之后选择的如意郎君,霍广。
霍广乃是青云州一个小宗门,竹林剑影阁的阁主,八十年法力。
此阁立世近六百载,霍光是第三任宗主,一手竹影剑法,称雄于青云州,加上其人风流倜傥,年岁不大,才区区八十岁,在一众竞争对手中,赢下了莫婉奕的芳心,成为其入幕之宾。
二人结合已经数载,感情一直深厚,莫婉奕被派遣至青孤山,遭遇魔劫,霍广二话不说,直接前往救援,助其守住青孤山。
魔劫来势汹汹,若非霍广法力深厚,剑法超群,怕真的会发生不忍言之事。
而在莫婉奕身边,还有一位长发飘飘,瓜子脸,五官精致,带着媚意的美人。
白虎楼的上任花魁,丁琳,三十年法力。
在其身侧的,是一个身姿挺拔,面容俊美无双的青年,正是丁琳的入幕之宾,五方宗的少宗主,邵蕴和。
五方宗,乃是中都城中的一个特殊宗门,其宗门善于土系法术,经常承接东都城中的宫殿建设,因此赚得盆满钵满,加之邵蕴和自身天赋绝佳,仅仅四十年,就修成月轮,和其父同境,堪称一段佳话。
此时,四人在堂中交谈,脸上都带着喜意。
就在这时,柳妙芯鸟鸟而来,迈入大堂。
白玉花魁,亦有差距。
莫婉奕,雍容大气,似是中都贵妇,风情万种,丁琳媚意天成,容颜绝美。
二人皆是绝顶美人,各有千秋,但和柳妙芯比起来,还是有丝丝的差异。
柳妙芯似是独天地灵气之钟爱,既有雍容华贵之感,又有少女的青涩娇羞,一瞥一笑间,皆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。
似乎每个人,都能在柳妙芯身上,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样子,仿佛明珠生晕,清雅绝俗。
见到柳妙芯迈入堂中,霍广目不斜视,依旧正襟危坐。
但邵蕴和却微微眯眼,眼中似有精光闪烁,但他隐藏的很好,旁人几乎未曾察觉。
只有柳妙芯微微皱眉,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但她并未明言。
“妹妹,你没事吧!”
“几日不见,你又憔悴了许多!”
见到柳妙芯,莫婉奕赶紧迎了上去,搀住她的手臂,关切的问道。
“我没事的,莫姐姐!”
柳妙芯强笑了一声。
“柳妹妹,莫要忧伤,这世上,什么都不好找,只有两条腿的男人好找!”
“不必为了一个男人伤心成这样!”
“男人成名就抛弃过往,这种事太常见了,不必忧心,再找一个就是了!”
丁琳也赶紧上前,宽慰柳妙芯。
柳妙芯眼神微眯,并未说话。
都是在青楼厮混多年的角色,没一个脑子简单的。
柳妙芯知道,莫婉奕确实关心自己,为自己忧愁,但丁琳却是落井下石,幸灾乐祸。
因为宁游的名气,太大了。
区区通脉之时,就凭借文斗,名扬天下,丁琳心中就稍有嫉妒。
她自认为美色无双,不下于柳妙芯,为什么却没有一个如此才情的如意郎君。
不过,当时她尚能宽慰自己,因为宁游不过区区通脉境,百来年寿命,而自己的入幕之宾,却是中都娇子,月轮境的大修士。
可正魔斗法之后,宁游名传天下,九州皆知,丁琳心中的嫉妒之火,就彻底按耐不住了。
竟然真的被柳妙芯找到了一个潜力股!
文武双全,无上人杰!
她不是无知愚妇,白虎楼也是修行宗门,她自然知道这场斗法的分量!
若是一切顺畅,柳妙芯说不得,能变成真人之妻!
这这这……差距就陡然变大了。
让她一时间不能接受。
姐妹能享福,但不能过得比我更舒服!
但好在,柳妙芯的书信寄出去之后,石沉大海,足足三个多月,都无人回应。
这让她心中长松了口气,对柳妙芯的态度,也温和起来,开始嘘寒问暖,巴不得她赶紧再找一个入幕之宾。
但柳妙芯厮混白楼虎多年,对其小心思,了解的一清二楚,当下一言不发,根本不予理睬。
“好了,好了,儿女私情先放在一边,邵公子的秘宝,发现了郑星津的踪迹!”
“今日唤你前来,就是想结伴而行,探查一番!”
见场中气氛不对,莫婉奕赶紧打圆场,将话题转移到三川阁。
郑星津就是三川阁消失多日的阁主,白虎楼多位姑娘的失踪桉,包括一位月轮境花魁的失踪,都和其脱不了干系。
见说起正事,柳妙芯心中一凛,暂时放下了不快。
“若是能尽快解决此间之事……我要去一趟巡天道观!”
柳妙芯心中急迫,想要尽快解决青孤山的事。
她想当面对峙。
她不甘心。
“我阁中有一件秘宝,名为五方厚土寻踪仪,只需取对方一件贴身之物,百里之内,即可探寻道对方的踪迹。”
“不过,此宝必须对方站立于陆地之上方可,这些时日,这郑星津不知躲到了哪里,似乎一直未曾踏足陆地,可今日,却突然前显露了踪迹,被我发现。”
邵蕴和站起身来,举起一方明黄色的仪盘,其上,一枚光点,熠熠生辉,似乎离这里不远。
“自然找到了其踪迹,事不宜迟,我们尽快出发,探查一个究竟!”
霍广站起身来,身上有剑影浮现,朗声说道。
几人相视一眼,自无不可,当下,以邵蕴和为首,几人当即腾空而起,朝着远处飞去。
五位月轮联手,他们就不信,郑星津还能翻出什么花浪来!
……
……
而在大河之上,一艘载满货物和行人的商船,正挂起长帆,顺着风向,快速的朝着青孤山驶去。
此时,日头居中,已经是晌午饭时了,一个长相勉强算是清秀的侍女,畏惧的举着一个食盒,敲响了商船最上方的一间上舱。
“大人,该用午膳了!”
“进来吧!”
客舱内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,随即舱门之上,有一道流光,一闪而逝,侍女畏惧的看了一眼这流光,而后才小心翼翼的推开舱门,将手中正冒着热气的饭盒,放在了舱中的木桌上。
做完这一切,侍女小心行了一个万福,而后,悄悄退下。
但在关上舱门的时候,她却忍不住抬起头,看了一眼。
仅一眼,就让她羞红了脸,心跳加速。
舱内,一个青年,正盘膝而坐,其脸型犹如被刀削斧凿过一般的硬朗,棱角分明,俊朗非凡,加之一身锦袍,更是颇显富贵。
她此生都未曾见过这般好看的男人。
不过,一想起那夜的血光,她心头顿生畏惧,不敢再看,关上舱门,离开了这里。
青年微微一笑,并未在意,打开食盒,看着满盘的珍馐美味,当下举箸畅食起来。
这青年不是别人,正是宁游!
月轮法力已满之后,宁游就带上无相法面,出了道观,准备伺机结缘。
他并未驾云飞行,而是换了一个面孔,遮掩了气机,以周天境的修为,登上了一艘商船,顺流而下,朝着青孤山而来。
宁游虽然想要尽快突破日相,但他深知,结缘之事,急不得,需得顺其自然。
登船顺流,跨过三洲,一边寻找柳妙芯,一边慢慢寻找机缘。
大靖朝廷,虽未彻底统治九州世界,但江运航道之间,还是费了大功夫治理的,一般情况下,是不会有大妖作祟的。
但些许小妖,总是避免不了的,所以商船必须要请修行者护航,才有胆气行走在数州之间。
宁游收敛气息,坐镇船舱,就遇见了好几次小妖作祟,但都被他随手斩杀。
这雷霆般的手段,自然让人心生敬畏,船舱中的众人,自然都不敢和其搭讪,只能奉为上宾,好吃好喝的供着。
宁游也并未在意,还乐得清净。
唯一让他失望的,就是跟随商船走了近一个月,只触发了三次极微小的小缘,还都是斩妖所得。
此等缘法,若是放在炼精化气境,都已够破境了。
但对此时的宁游来说,根本就是杯水车薪。
这也是境界高深之后,小缘越发难用的原因,得无量小缘积累,才能突破一次境界,实在费时费力。
“嗡嗡嗡!”
就在这时,宁游腰间,一枚灰色的剑袋,正微微颤动,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剑气。
“嗯?莫非又有小妖作祟?”
宁游一边轻抚剑袋,一边探出神识,查探四方,但良久之后,他却一无所获,而剑袋,也停住了颤动。
“莫非……是苏醒的征兆?”
宁游一边把玩着剑袋,一边喃喃自语。
登船近一月,宁游并非毫无所获。
在第一个击杀小妖之时,剑袋就微微颤动,似有苏醒之兆。
而后,又有两次小妖作祟,剑袋皆微微颤动,似在提醒宁游,仿佛恢复了一丝神异。
宁游心中一喜,虽然剑袋对他来说已经作用不大,但其中还关着一个夏老道啊!
夏老道随着剑袋一起沉睡,已有数年,宁游还颇为想念。
不知道,夏老道见到自己已经月轮巅峰了,会是什么表情?
可仔细翻看了一番剑袋,却发现剑袋虽有神异,可却始终差了一点,无法彻底苏醒。
“罢了,再等等吧!”
宁游叹了口气,暂时放下了剑袋。
“轰!”
“轰!”
可就在这时,远处突然传来剧烈的轰鸣声,其中还伴随着河水翻滚的声音。
“怎么了,怎么了?又有妖物作祟?!”
“这动静,好生勐烈,莫非是大妖?”
“前方都已经快要道青孤山了,这山上据说有好几位仙长,何方妖物,如此大胆啊!”
商船之上,顿时一阵慌乱,议论纷纷。
“仙长大人,还请出手相助啊!”
“又有妖物了!”
商船的管事,心中忐忑,二话不说,走到了宁游所在的上舱,轻轻敲门,声音焦急。
可喊了半晌,门中却寂静无声。
管事一脸着急,忍不住加大了一丝力气。
而后,舱门吱呀一声,竟然直接开了。
管事心中一惊,他知道,这舱门平日有仙法,一般人根本无法打开的。
可此时,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,推门而入,想要寻求庇佑。
可舱内空空荡荡,哪里还有人。
“有龙!”
“快看,龙上有人!”
甲板上传来惊呼声,管事赶紧跑出去,只见一条金色的龙影,化为流光,朝着远处翱翔而去。
龙首之上,赫然有一人影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