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棉花糖 > 都市言情 > 逆袭1988 > 第1521章 风雪灵湖村

火车到达姑苏车站。
王林等人下了车。
忠叔拖着行李,跟在王林和白冰冰身后。
“王董,你们有车来接吧?”白冰冰笑问道,“那我们出站就要分别了,我坐公交车到汽车站,再搭班车回镇上。”
“好,再见了!”王林巴不得早点甩脱这个小尾巴。
王林并没有安排车来接,事实上,他并不想让人知道他来了姑苏。
他来姑苏的事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
在爱秀集团上市之前的关键时刻,王林不想爆出任何负面新闻。
姑苏的正月和申城一样的冷,这边也在下雪。
漫天的雪花,纷纷洒洒。
白冰冰撒开双手,仰头去接雪花。
“好美啊!我最爱下雪天了!”白冰冰笑道,“王董,你看姑苏城,像不像回到了古代的江南?”
王林嗯了一声,心想这姑娘原来还是个小孩子呢!
他们一出来,就有出租车司机围上前来揽客。
王林正要说话,忽然看到一抹俏丽的倩影!
是沉雪!
沉雪穿着一件长款的米白色的呢子大衣,戴着贝雷帽,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,挡住了大半个脸。
但王林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了。
熟悉的人,哪怕只是一个背影,也能认出来。
王林愕然。
沉雪朝他挥了挥手。
忠叔笑道:“王董,是沉小姐。”
“嗯!”王林道,“不用找车了,走吧!”
王林和忠叔来到沉雪面前,笑道:“我不是说过了,下雪天,小心路滑,不让你来接我。你怎么还是来了呢?”
沉雪嫣然笑道:“你总得坐车回家吧?坐别人的车不是车?就没有危险了吗?我们的车性能更好一些呢!你说是不是?”
“你啊!”王林笑了笑,伸手轻轻拂去她头上落着的一些雪花。
沉雪道:“快上车。”
忠叔道:“我来开车吧。”
沉雪道:“好。忠叔,辛苦你了。”
忠叔道:“沉小姐,你太客气了。”
这时,旁边有人轻轻跺了一下脚:“王林!你当我是空气,是不是?”
说话之人,正是赵百灵。
王林当然早就看到了她,不过他只顾着和沉雪聊天了,冷落了她。
赵百灵白了王林一眼,气休休的都起了小嘴。
王林哈哈笑道:“你怎么跑这边来了?”
赵百灵道:“不然我去哪里呢?我心情不好,正好跟沉雪出来散散心。”
王林道:“公司都上班了,你不会去上班吗?”
赵百灵道:“哎,我现在很受伤呢!你这个老板,不知道安慰我,还叫我去上班?你个资本家!”
王林张开双臂:“来来来,让我抱抱你,安慰安慰你。”
赵百灵扑哧一笑:“沉雪,你不吃醋吧?”
沉雪轻轻推了她一下:“明知故问!我知道你想王林的怀抱呢!去吧!许你这一回!”
赵百灵嘻嘻一笑,有如花蝴蝶一般扑进王林怀抱。
王林轻轻拍拍她的后背,说道:“不生气了吧?”
赵百灵耸耸鼻子:“嗯!谢谢你,王林。”
王林松开了她,说道:“你身上好香,这么冷的天,你也洒香水呢?”
赵百灵道:“没有呢!可能是我来之前玩了梅花吧!身上沾了梅花的香气。我现在连化妆都没有心思了,哪里还有心思去喷香水?女为悦己者容,我又没有悦己之人!”
王林哈哈一笑。
赵百灵道:“外面好冷,你们再不来,我和沉雪就要冻成冰凋了!”
王林道:“快上车吧!需要买什么吗?”
沉雪道:“不用了。”
王林和沉雪上了车子的后排。
赵百灵笑道:“我也坐后排,和你们聊天,三个人挤一挤也暖和。”
沉雪笑道:“我看你就是想蹭王林身上的男子汉气!”
赵百灵撇撇嘴:“蹭蹭怎么了?你还不乐意了?”
沉雪道:“行行行,上来吧!”
不远处,白冰冰瞥眼看到了这边的一幕,她瞪大了双眼,满脸的惊讶。
因为她认出了沉雪和赵百灵!
沉雪是姑苏人,这一点白冰冰当然是清楚的。
同是家乡人,都在申城发展,沉雪这样的名人,白冰冰岂有不知之理?
只不过,她俩虽然都是姑苏人,老家也离得近,却很少见面。
沉雪在老屋翻新之前,很少回老家,就算回来,住的时间也短,最长的一段时间,就是她怀谦谦的时候。
而白冰冰也长年在外面上学和工作,就连过年也不一定回老家。
两人分别在不同的村子,虽然离得并不算远,但两家人也没有来往。
在申城的时候,白冰冰好几次都想去拜访沉雪,毕竟人家是前辈,又是小百灵的老总,说不定在工作上能给予她一点帮助呢?但她刚参加工作不久,一直忙,也没有将想法付之实现。
不过她对沉雪是很熟悉的。
沉雪是上过春晚的名人,是申城市最有名气的舞蹈演员,她的美丽和她的名望一样让人记得住。
白冰冰想到报纸上的那则新闻,觉得新闻所写,绝对不是空穴来风!
王林和赵百灵,真的有非凡的关系吗?
白冰冰轻呼一声,然后掩住了嘴。
忠叔开着车子,迎着风雪,驶上了回灵湖村的路。
王林这才想到白冰冰,她也是要回灵湖村附近的啊!
自己有车子来接,又正好坐得下一个人,何不捎她一起?
“忠叔,等等。”王林道,“白小姐还在那边吧?”
“是的,我刚才还看到她了。她好像在等车吧?”
“去接一下她吧!”
沉雪问道:“谁啊?”
王林道:“白冰冰,电视台的。她老家也是你家那边的,就在灵湖村的隔壁村子。”
“哦,白冰冰!”沉雪道,“我好像听人说起过她。上次在食神大赛现场,她就是主持人呢!”
“对,就是她。”
“这可真是巧了。”
“这说明啊,你们姑苏出人才!”
“当然了!姑苏可是人杰地灵的地方!东南望郡,而山川之秀,亦惟东南之望,其浑沦磅礴之声,钟而为人,形而为文章、为事业,而发之为物产。”
王林笑道:“说到家乡,你倒是一点也不谦虚了。”
忠叔在前面掉了头,将车子开到了白冰冰面前。
白冰冰还在发呆呢!
她在想王林和沉雪、赵百灵之间的关系。
王林知道白冰冰看到了自己和沉雪、赵百灵,既然如此,藏着掖着还不如敞开来的好。
白冰冰看到王林的车又打倒回来,更为吃惊。
她还以为王林肯定会悄悄的熘走呢!
王林摇下车窗,笑道:“白小姐,上车吧!我送你一程。”
白冰冰道:“王董,你这是?”
王林道:“沉雪知道我来姑苏,特意过来接我了。这也算是缘分吧!”
沉雪道:“白小姐,你好,我是沉雪。”
白冰冰笑道:“我认得你,沉小姐。我们是一个地方的人!”
沉雪道:“我听王林说了,上车吧!我们顺路。”
白冰冰八卦之心正浓呢,巴不得上王林的车,便将行李丢进后备箱,坐到了副驾驶上。
回乡的路上,雪花飞舞。
近年来,姑苏也少有落雪,今年这场大雪显得弥足珍贵。一旦城市披上雪白的外衣,市民便会惊叹:一下雪,城市立刻美成了姑苏城!
亭台楼榭、假山湖水交相辉映、相得益彰,冬日的肃杀为园林蒙上一层萧瑟,独有腊梅映雪,为园林雪景注入丝丝生机。
银装素裹的山塘街、观前街、平江路依然人声鼎沸,人们在小桥流水人家间踏出雪印,伸出冻得通红的手接住这难得的落雪。
雪中的山塘街,木舟、小桥、行人……众多元素在白雪的参与下融合一团,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都似一幅穿越古典和现代的美丽图卷。
街市的雪也不认生,就这么润物细无声地落在人们肩上,消融在大家的谈笑间。
姑苏之地,向来就重教育。
俗话说得好,积金积玉不如积书教子。
姑苏城有很多学校,还有以前遗留下来的私塾。
私塾直到现代也没有完全消失,隐于市井之中,大年初五,就能听到里面传出朗朗的读书声。
王林听到了,问道:“这种私塾开学很早啊!不知道师资力量怎么样?都教些什么课文?”
沉雪道:“这个我也不太清楚,要不要去了解一下?”
王林道:“算了吧,我们都住在申城,孩子们也不会送到这里面来上课。”
赵百灵道:“我估计就跟课外补习班一样吧!”
王林点头道:“大抵如此。”
出了城,雪的存留更多,漫山遍野一片雪白。
忠叔车子开得很稳,小心翼翼的择路而行。
白冰冰问道:“王董,你是去沉小姐家住吗?”
王林道:“沉雪是我公司的副总,她正好在家,又来接我了,我当然要去她家拜年了。”
沉雪笑道:“正是这个道理。王董,你难得来一趟姑苏,我也难得能在家里接驾,你这次来了,一定要在我家多住几天。”
王林道:“不行啊,我还要去庐州视察工作呢!”、
两人一唱一和,天衣无缝,都不用事先演练。
白冰冰听了,还真以为他们说的是真话。
王林先送白冰冰到她家里。
白冰冰家还是老房子,小小的几间土砖瓦房。
九十年代,国内各地农村翻建砖房已经很普遍了,但布局和样式,还跟不上潮流,主要是解决住房紧张的局势。
但更多的人家还没有能力翻建新屋,也有人想到城里买房,不愿意回家翻建老宅的。
白冰冰下了车,朝着王林他们挥手告别。
沉雪客套的说了一句:“白小姐,有空到我家来玩!进了灵湖村,一问便知我家在哪了!”
“嗯!一定来给你们拜年!”白冰冰笑着说道。
车子启动。
见车里没有外人了,王林说道:“白冰冰是个变数。”
沉雪怔了怔,说道:“她?不至于吧?”
王林道:“她是个很爱八卦的女人,我们之间的事情,她要是知道了,我怕她会说出去。”
沉雪道:“哎呀,这倒是个麻烦事情。她家离我家近,她真想打听的话,随便就能打听到一些消息了。不过也不用害怕吧?”
王林把有人编造自己和赵百灵的事说了一遍。
“啊?”赵百灵不怒反笑,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,“真的假的啊?我和王林?他们怎么想的呢?”
王林道:“你别笑!如果被人看到我和你在乡下约会,我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”
沉雪道:“这倒是个办法,可以转移别人的注意力!我就摘脱出来了。”
赵百灵道:“沉雪,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?我和王林啥事也没有,我清清白白一个姑娘家,可不能被他们这么编排了!哼!”
沉雪道:“那你能怎么样?你还打算发个公告,说你和王林没有关系吗?你看谁相信你?”
赵百灵道:“天哪!那我怎么办?王林,都是你害的我!你还我清白!”
王林道:“你也是作啊!留在申城不好吗?非得跟沉雪来灵湖村,这下好了!我估计,白冰冰明天就会来沉雪家一探究竟。她是个媒体人,不管是出于好奇心,还是职业心理,她都会摸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。”
沉雪道:“王林说得对,这事我们得事先安排一下才行。”
赵百灵道:“那我到姑苏市里去住两天吧?”
沉雪道:“那你还不如干脆回申城呢!你以为你躲着就没事了吗?”
王林道:“我们要消除白冰冰对我们的成见,坦然面对她或许更好。”
沉雪道:“那我跟奶奶打个埋伏,让她明天不露馅。”
王林笑道:“不必。我打算让白冰冰知道我们的关系!这样一来,百灵就自然而然的清白了。”
赵百灵双手合什,说道:“阿弥陀佛!太好了,王林,你真是个好人!”
沉雪怔道:“王林,你真打算这么做?”
王林道:“我们的事情,瞒不过她。白冰冰是个聪明人,我们越是瞒着她,她越会好奇,她要是有心的话,用心一打听,什么事打听不出来?”
沉雪道:“可是,我们不说的话,她顶多只是猜测,毕竟没有证据。我们说了实话,她会不会到处宣扬?那可对你不利啊!王林!”
王林道:“我既然有胆量让她知道真相,我就有办法降伏她。她不过是一个20岁出头的小姑娘罢了!她总有她的弱点。”
沉雪道:“王林,我还是觉得这么做太过冒险。”
忠叔嘿嘿一笑:“最简单的办法,就是让她永远的消失!”
赵百灵道:“这不是开玩笑吗?她一个大活人,怎么能消失呢?”
忠叔道:“有的是办法!”
但他没有说下去。
王林沉声说道:“不可以!此事我来安排,你们都不要乱来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